Desert Moon
關於部落格
你還是老說我聰明,不過我們都知道這是一種病。
  • 150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騙徒們


楚狂對拉子說夢生是他的參考點,之於他死生兩邊都是無止無盡的一片白茫茫,因此他將選擇權交給夢生,夢生在哪裡他就會往哪裡去。
對我來說你也是這樣的,在遇到你的時候,過去十六年累積起來的什麼東西大概就已經到極限了吧。(或者說,是你將我原本的判斷標準拿掉,因為無所依從,我被迫看清現實停止忍耐繼而只好重新去活....也因此可以算是死過一次?)

或者我該稱你一聲老師?
(不過至今我仍然可以半開玩笑地這麼說:「他傷了我的心,而你毀了我的一生。」
但其實這樣做對你來說還是有點殘忍。)
昨晚和你談到在寫《騙徒日記》時,我心裡模糊的不安感逐漸變成清楚的輪廓,會不會對大騙子來說,和敏生討論夢瑤這件事其實是另一場騙局?(是,根據作者提供的標準答案確實是如此)也難怪你說你和我和C,我參考你而C參考我,是現實中存在的,這故事最完美的對應。我總是不時被這樣的不安造訪而顯得特別煩躁,彷彿生活中所有甜美的面向都只是某個巨大惡意的巧妙諧仿罷了。
一切都是虛無。
仔細想想,我應該還是和拉子夢生楚狂至柔.....站在同一邊吧。

很奇怪的事情,懷疑一切事情的我就只有一瞬間會將自己全部交出去,在這世界上只相信手指數得出來的幾個人,其中一個毫無疑問的,是你。有時我會突然想起,你可以像我可以那般輕易地毀了C一樣地輕易毀了我,但我們始終都沒有這麼作。
也許是動機不同吧,如果你還記得那些流竄在走廊、樓梯及捷運車廂的八卦的主角們,那時我之所以說你和他們不同就是這個緣故。

最後我想跟你談談透的事情。
其實我只是熱愛自我折磨的美感才反覆的讀《天人五衰》挑食地只看絹江的出場,慶子阿姨教訓透和百子被傷害那幾段。因為害怕那些污穢的陰影所以透和絹江結婚那段我幾乎只讀過一遍,我不喜歡衰敗。(這也是《紅樓夢》讀不完的主因)
和你說過,為什麼我開始寫,是因為害怕自己被忘記,如慶子所說:「....你一不具有必然性,二沒有任何一樣令人覺得失之惋惜的東西。你沒有任何東西足以使人夢見你的失去,並再醒來後仍覺得這世上倏然落下一道陰影。」
我想這點我們兩個應該是一樣的吧,如你所言我也是個不良品。
要命。

                                                                 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