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ert Moon
關於部落格
你還是老說我聰明,不過我們都知道這是一種病。
  • 150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師大國文面試日記(下)



女教授:「LIKO,這個問題你可以不必急著回答,但是我希望你能夠用詩句或是意象的方式呈現你對這個校園的印象,如果可以請在結束前給我你的答案。」
後來(在經過了七八個問題之後)我給的答案有點爛,我說師大紅色的校園映著藍天,小葉欖仁樹像是要伸展出去一樣.....操場、太陽與鐵的意象.....(對不起,沒有最後一項)
結果當天吃晚餐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了,真該死
「你會帶來最華麗的畫框
    讓我把紅色及青色的夢   裝進去」
(而實際上是這樣的,阿妙說大學是個擁腫的魔術袋,不管最後裝了什麼進去,總歸還是在鬼混。)

「第二個問題就是你要馬上回答的了,以你這麼豐碩的創作成果(指的應該是被我奸詐的放在備審資料第一頁的豐功偉業得獎紀錄),對於新詩你應該有不少心得,可以分享一下你喜歡的詩人或作家嗎?」
我很誠實的說我沒有很喜歡讀詩(瞎掰不對就死定了),喜歡小說,最愛的是邱妙津的《鱷魚手記》。然後又稍微介紹了一下阿妙。( 阿妙對不起我介紹的很爛)

(教授眼睛發亮)「請你稍微介紹一下這部作品好嗎?關於裡頭的人物、結構、安排,例如鱷魚是象徵什麼?還有你又在其中看見了什麼東西?」
我說我之前寫過《鱷魚手記》的小論文(個人懷疑女教授其實是我之前看到某篇論文的作者),然後講了三個三角關係的結構還有夢生是拉子的投射之類的事情,後來才想到我忘記賈曼和鱷魚了,中間教授追加問題,問我喜歡的段落,於是我講了拉子二十歲生日時,夢生提議要和她做愛那邊,還有楚狂和夢生之間的事情,一些令人難過的段落。
(都不知道居然有時間可以給我講這麼多話,而且我講話都破破碎碎的,一邊講一邊思考,還比手勢)

對了,說明一下,除了那些承上題的問題以外,大部分的問題都是交替問的,大概問完兩三個問題就會去問另一個人。

然後換成男教授發問,師大真的是個好地方,他雖然有點想扮黑臉但是凶猛程度根本不及北藝大十分之一。

男教授:「看你的詩我第一個想到的是夏宇,我覺得你跟她很像。請問你對夏宇,還有我這麼說的看法如何?你有受到她的影響嗎?如果沒有,那你和她的不同處在哪裡?」
我微笑,想起來小茶說過我跟夏宇有點像,於是我跟教授說我有一個朋友也這麼說過,看我的一首詩說像是《南瓜載我來》,但我覺得自己跟夏宇不像。至少沒有大家以為的那麼像。
之前說過我偏好小說,因此我甚少受到她的影響。我知道自己欠缺她給人的驚喜,那種拆禮物的感覺,因此我致力於描述情感轉變的細緻過程,由A變成B之類的,像是《鋼琴沙漠》中,由岩石變成石礫變成沙土最後變成草原的過程,我的思考比較沒那麼跳躍。
「所以,你認為自己較具有邏輯性?」
對。我比較注意詩中情感的流動。
(實際上我曾有一陣子瘋狂搜羅夏宇的詩,但後來發現她古怪的才氣我實在難以企及.....或者說,我不會特別被打動,對我來說夏宇是一陣風,當她經過時我會發出叮噹的聲音然後復歸平靜)

「嗯....(一邊看自傳)你給我一個很特別的印象是,你大量的使用一些破碎的意象,比方說沙礫、碎片,還有你自傳的最後一句,關於《逃生口》的描述......『以寫作串聯起我至今支離破碎的生命(我跟著念,然後微笑)』,請問你為何使用這些意象?還有為什麼是以寫作串連這一切?寫作對你的特殊意義是什麼?」
我回答我的生命好像斷裂成許多不連續的片段,儘管時間上是連續的但我感覺自己好像在每個片段都不是同一個人,是分裂的。因此我總是不自覺地選用類似的字詞來描述我心中的風景。
對我來說寫作是,尤其以我選用的小說形式來說,是必須製造出客觀性並且排除原先的,我的主觀,讓我重新審視自己經歷的一切,並以寫作加以縫合,將我之前的斷層重新結合成完整的樣貌。(真心話:因為我除了寫東西以外不會別的)

「是因為你覺得生命不是完整的嗎?還有,你提到以寫作將破碎的你縫合起來,為什麼對你來說寫可以做到這件事?」
應該說生命本身是完整的,只是我對我生命的認知是斷裂的,因此為了整合斷裂的部分,有點像是整理亂七八糟的線頭那樣,我必須依賴寫作做為我的工具,算是一種工作方法。
應該是說寫作強迫我去誠實地面對這一切,去弄清楚我自己究竟發生過什麼事情,又是如何變成現在的樣子,如我之前所說的主觀性客觀性的問題,因為建立了一個情境因此我可以把自己抽開來看,重新賦予那些事件一個新的意義。也就是藉由這個方法重新整理、檢視,把不能連結的部份連結起來。
(這段真是講得有夠亂的.....我比了一大堆手勢,可是不知道教授聽不聽得懂)
(兩個教授都很認真的看著我,女教授還頻頻點頭鼓勵我講下去,可是我不太有辦法看他們眼睛,那個時候我等於是看著自己心裡一字字唸出來)

女教授:「之前你提到你比起詩比較喜歡小說,可以說一下為什麼你喜歡嗎?並且比較詩和小說的差異,我們看到你雖然喜歡小說但卻是選擇以詩這個形式來創作,請告訴我們為什麼你選擇這麼作?」
我很尷尬的說其實我一直都有在寫小說,但是沒有得過獎。(苦笑)
然後我又更深入的解釋了客觀性的問題,但是應該沒有人想看所以在這邊省略(其實是我想不起來到底講了什麼)
我小說至今一直寫不好的原因主要是缺乏經驗,以及真實性的觀照。詩不要求人物、場景和情境的營造,它是情感的載體,我可以寫出極深刻的情感,但是卻缺乏真實性,但小說是建基在真實性這個基礎上。小說跟詩最大的不同在於小說是容器,中間是空的必須留給讀者(為了方便教授理解所以我這麼說),而詩是裝滿美酒的杯子只需一口飲盡。(當然那時我修辭沒那麼漂亮,不過意思差不多)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現階段還不能寫出具有真實性的作品?」
目前還不能,因此《逃生口》對我來說是一項很大的挑戰。應該說我還在嘗試,必須更客觀我才能寫出更有說服力的東西。

我覺得景美小可愛一定會恨我,因為我實在是講得太多又太久了
(還好我講話速度很快(誤)
後來女教授又繞回來問我一開始那個問題(請參考前面的第一個問題),男教授亂入問我會不會覺得中文系課程很悶,我說我看過課表,蠻多課我都很喜歡很想修,比方說青少年文學、新聞編寫、新詩習作......之類的。(現在我很後悔為什麼沒講中國文學史跟兩宋理學,可是我答新詩習作的目的是在賭看看男教授是不是我之前在台北文學獎頒獎典禮看到的那個作家,他教新詩習作→心機)
男教授又問我對教育有沒有興趣,我說沒有,因為不像對寫作那麼有耐心,未來應該是走研究和創作路線。
最後女教授問計時的助教時間到了沒,助教說早就超過了,就把我們請出去。
再一次覺得景美小可愛真的很有禮貌.....對啦反正我是附中來的蠻族(哭)

出來之後我和小可愛都很有默契的絕口不提面試的事情,又聊了一下在其他學校面試的事情,就送她到捷運站搭車去補習(唉好可憐=3=")
臨走前她對我說,希望能一起當同學唷。
嗯,祝妳也祝我好運。

以上。
提供給各位親愛的學弟妹參考
這篇我打了兩天orz...
現在我唯一有問題的應該是超崩壞的作文吧
至於面試我就不知道了
北藝大只給我三十分,因為我不是他們要的人
至少我是希望師大還要我啦....應該沒問題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