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ert Moon
關於部落格
你還是老說我聰明,不過我們都知道這是一種病。
  • 150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影評>青年魔王的孤獨地獄──重金搖滾雙面人(DMC)

 

本作改編自筆者個人很喜歡的一部漫畫《重金搖滾雙面人》(Detroit Metal City, DMC),故事關於鄉下青年根岸崇一為了實現自己成為純愛系偶像歌手的夢想而來到東京,卻陰錯陽差成為最厭惡的重金屬樂團[註]DMC主唱的一連串掙扎與衝突。可別以為這只是一般的音樂勵志故事,這是一部會令人狂笑到打滾的搞笑漫畫。所有的悲劇,只要鏡頭拉得夠近,讓觀眾看到人物的卑微與渺小,就會變成喜劇,而所有的喜劇,只要鏡頭一拉遠,將人物呈現得莊嚴而偉大時,它又變回了悲劇。DMC就是在這個把戲上發展起來的,作者呈現了根岸的種種不堪,於是讀者也免不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逗笑了。
筆者對電影最期待的,當然是漫畫中多所著墨的「雙面人」情結了,根岸既無法認同自己身為DMC主唱的身分卻無心插柳地在這塊領域大獲成功;但可悲的是當他唱著歌頌愛情與青春的歌曲在街頭表演時,卻往往落到被路人丟罐子的下場。他對重金屬既排斥又接近,既輕蔑又渴望的微妙心理,在漫畫中時常被以根岸對夢想的挫敗而帶著接近報仇的心態創作DMC一系列有關性、暴力、死亡的歌曲,採用更瘋狂的演唱方式,更助長了其在另一領域的成功,確立萬人擁立地位的惡性循環呈現,在讀者為其遭遇暗自竊笑的同時,也忍不住開始猜想起,究竟根岸哪一天才會接受自己性格的黑暗面呢?
差點想在電影開演時大喊「GO TO DMC!!」的筆者,走出陰暗的電影院時,除了沾滿了爆米花碎屑的牛仔褲之外,更有著一點點的空虛感。
是的,空虛感。
除了和鬼刃乃至傑克等人的決鬥因礙於片長問題而草草帶過之外,漫畫中的最大特色及賣點,主角對兩種身分孰真孰假的辯証並未被突顯出來。
片中的根岸同樣為了得到相川小姐的愛情而因隱瞞自己身為DMC主唱克勞薩此一事實衍伸出一連串笑料,但他在兩個極端之間的拉扯卻因缺少足夠的反向力量而略嫌薄弱。單只是唱片公司的社長對主角的脅迫,可以有這麼大的力量使根岸儘管在漫畫中以每個人遇到不如意時都有的,想要報復全世界的憤怒加以誇大、扭曲,形塑為根植於主角心中的魔王克勞薩,藉由化妝、服裝此一有如「變身」的扮演發洩他對世界的不滿。
藉由電影,雖然觀眾可以認識到根岸兩個不同的面向,卻無法被他所謂扮演的「魔王」角色給說服,關於主角為何會擁有台上台下兩種截然不同性格,電影沒有提供任何線索,這使筆者感到格外困惑──究竟是在暗示觀眾以漫畫補全這部份的缺憾呢,又或者是要留給觀眾自行想像呢?
「No Music, No Dream.」本片的最大主題即是夢想的實踐與放棄,但若在將這個口號進一步放在片中檢視,筆者不禁懷疑在一連串夢想的辨證之中,青年根岸最後實踐的,究竟是誰的夢想?
不論是在歌迷口耳相傳間不斷擴大的克勞薩傳說,或者是自己的歌曲遭受時尚天王的嘲弄,因為害怕被意中人厭惡,只好隱藏身分當起遊走於重金屬與浪漫輕柔曲風的「雙面人」,又或者是弟弟對自己由尊敬轉而輕蔑,卻對偶像克勞薩敬畏有加;根岸都獨自一人活在無法對任何人訴苦的孤獨地獄中,唯恐身分揭穿將萬劫不復,在電影中他的矛盾從未解除,也沒有因價值觀的碰撞而找到出口;只是很巧妙的藉由母親及相川小姐等人的鼓勵及勸誘而暫時獲得轉移,也許過一陣子,根岸會再度懷疑起自己究竟為誰而唱。(也許可將略嫌草率的電影結局解釋為根岸為了帶給眾人夢想而唱,但眾人的夢想究竟只是一個模糊的團塊,而根岸內心的衝突依舊無法獲得解決)
「希望崇一能夠實現自己的夢想。」看著啟子媽媽所寫的繪馬(許願版),筆者不禁苦笑,若是根岸要實現其夢想,應該不是以克勞薩的身分演唱「甜蜜戀人」就可以簡單交代的。
 
 
 
 
[註]
 重金屬(Heavy Metal)
必須具備狂吼咆哮或高亢激昂的嗓音、電吉他大量失真的音色、再以密集快速的鼓點和低沉有力的貝司填滿整個聽覺的背景空間,而構成一種含有高爆發力、快速度、重量感及破壞性等元素的改良式搖滾樂。通常泛指傳統的主流派重金屬或無法分類到其他重金屬流派裏的重金屬樂。
黑色金屬(Black Metal)
以邪惡、異教崇拜以及撒旦思想為其主要訴求,通常在歌詞含有反基督、反宗教的傾向即被歸為黑金屬。除了傳統重金屬固定樂器之外,經常會使用其他樂器例如鋼琴、小提琴,或歌劇的女高音,在歌曲中營造出一股詭異又嚇人的恐怖氣氛。以來自北歐的重金屬團體最具代表性。
死亡金屬(Death Metal)
樂風以“鞭擊金屬”或“碾核”為其背景演化而成,電吉他快速的反覆、幾無旋律的和絃、速擊狂踩的雙大鼓、主唱咬牙不清的低吟狂吼歌詞以死亡仇恨為主題,充滿了屍體、內臟、肢解、分屍、姦屍、戀屍癖、食屍、虐待等字眼。以來自佛羅裏達州的重金屬樂隊最具代表性。
 
 
DMC因為歌詞及整體風格皆有取材自上述三種分類,故直接被分為重金屬一類。但值得注意的是,近年因為各分類的界限越來越模糊,許多樂團並沒有極明確的分類。
片中的音樂並無重金屬那般吵雜,多以節奏稍快的搖滾樂為主,還算適合闔家觀賞。(而這也是令筆者這種重口味的觀眾大加嘆惋之處)順帶一提,根岸所演唱的抒情歌曲對不排斥歌詞甜蜜到令人反胃的朋友來說都頗值得推薦。(強烈建議不要知道歌詞,直接欣賞音樂,會是個比較好的選擇)
對筆者而言,重金屬搖滾樂即是一種暴力美學的呈現,讓人在彷彿與現實區分的另一個領域中滿足種種渴望,也許顯得黑暗,但如同一棵大樹,枝椏往天空生長幾吋,根就要再往幽深的土中鑽入幾分,不過這又是不同領域的討論議題了,在此略過不提。
也許是因為漫畫尚未完結的緣故,結局除了笑點以外有點不知所云,如果只是想要一個笑到肚子抽筋的愉快夜晚,DMC會是個好選擇,但若要求符合原著的朋友,建議還是由動畫GO TO DMC較為實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