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你還是老說我聰明,不過我們都知道這是一種病。
  • 152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逃生口>畢業典禮

畢業典禮
 
畢業典禮結束了。
偌大的禮堂中,只有舞台亮著柔和的燈光,佑青背對著昏黃的光源,有些心虛地踮起腳尖往門口移動──她可不想被抓回去拍合照。
 
「佑青!」她猛地煞住腳步。
完了。
她僵硬地慢慢轉過身去,卻只看到一大束白色紫色的桔梗花。
「佑青?」花束被緩緩放下,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她面前。是小白,佑青鬆了一口氣。
「嘿,一起走吧。」她說。
 
「這束花誰送的啊?妳都要拿不動了,有人暗戀妳齁?」
「怎麼可能啊?」小白笑著搥她一拳,「是我媽啦,去年我哥畢業典禮她也送了一大束向日葵,我哥不想拿回家就通通送給導師。」
「這樣老師應該很傷腦筋吧,我說那些花。」
「大概吧,其實只要兩三朵就好了,我不曉得為什麼要給這麼多。」
佑青戳戳花束的粉藍色包裝紙,「欸小白,為什麼是送桔梗花啊?」
「我很喜歡桔梗花,它不像百合或玫瑰,沒有太濃的香味,也沒有刺,雖然沒有那麼漂亮…可是它很,嗯,真誠吧,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但是桔梗花就只是桔梗花,它沒有誇耀什麼。」
「早知道我就送妳桔梗花了,真是的,害我想破頭不說,還逛街逛到起水泡。」
小白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這裡已經一大把了還要妳送嗎?」
「妳可以把我送的帶回家,剩下送給老師啊。」佑青大笑。
「少來,我還跟學弟強調不要送我花耶。」
佑青若有所思地看著手上的塑膠繩,「我也跟學妹說不要送我氣球啊…」
「哎呀,人家忘記了吧。」
「嘿,去年我可沒忘呢,親手烤了餅乾在禮堂外面等著,在學姐走出學校之前要拿給她,沿著紅地毯兩側站了一大堆和我一樣的人,最後下起大雨就只剩下小貓兩三隻了,結果最後連餅乾也濕了,有夠慘的。」
「我也有等噢。」
「啊,我好像有看到妳。有些走出校門的學長姐還跑回教室拿雨傘耶,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佑青歪著頭思考。
「是因為走紅地毯出去就從在校生變成校友了吧。」
「好像一出校門口就跟學校切斷關係一樣…搞不好永遠都不會回去了,感覺有點可怕。」
「還真是死大學生的想法,我還要回學校拿准考證耶。」
「准考證?」佑青楞了一下。
「指考的啊,誰像妳那麼閒啊。」小白又再白了她一眼。
「說到准考證,去年有學長准考證被偷耶,在畢業典禮的時候。」
「那是因為去年比較晚辦吧,我下禮拜要回來拿。」
「嗯…加油。」
 
走出昏暗的禮堂,來到停放大型道具的走道,佑青終於不再感覺到舞台燈光的注視,因此稍微卸下了逃避合照的罪惡感。離開悶窒空氣的包圍,撲面而來的是被雲篩下了色彩的蒼白陽光,以及鮮甜的水氣。
下雨了。
一群人站在走道盡頭,討論雨何時會停。
夏日午後的大雨無止盡地傾瀉而下,在屋簷下織成細密的雨幕,阻礙所有躊躇的腳步。
 
「畢業就好像一切都結束了一樣…好感傷噢。」佑青有感而發地說道。
雨勢有如要將樹枝折斷般激烈,撲在兩側遍植高大尤加利樹的車道上的紅地毯,有些地方已經凹下變成水窪了。
「大概吧。」小白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脫下布鞋,用一隻手拎著,另一隻手抱著花束,安靜地走在雨中的紅地毯上。
 
然而她並未如佑青預料的沿著紅地毯走出校門,而是讓佑青目送著她的身影消失在校園深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